也想跟着他出去打工见世面
2020-07-10 23:0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一年,受金融危机影响,他的劳务工程亏损160多万元。但是,他觉得如果没有这些农民工弟兄这些年跟着他出国搞劳务,他能发展到今天吗?虽然劳务工程亏损了,但绝不能亏欠农民工的工资,他拿出自己以前的劳务创收积蓄,加上自己从银行贷来的10多万元,总共300多万元作为农民工的工资给他们逐一发放了。那100名农民工只在哈萨克斯坦务工一个月就回国了,但他还是按照当初签订的工资合同发放了5个月的工资。跟着他出国的农民工依然和往年一年平均每人领到了2万元的工资。

2004年7月份,他请了一名翻译,前往哈萨克斯坦考察建材市场。结果发现那里的气候与新疆伊犁相似,而且成品砖市场前景非常可观,生产工艺与国内完全相同。

1994年,他又带领农民工转战新疆。新疆塔城与哈萨克斯坦毗邻。他听说哈萨克斯坦的成品砖价很高,就产生了去那里烧砖的想法。因为,在他的工程队里务工的都是乡里乡亲,他想带着他们挣更多的钱。

2008年,他带领163名农民工继续到哈萨克斯坦烧砖。而那一年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成品砖的销路不畅,他们生产了1个月就再也不敢继续生产了。他就将哈萨克斯坦的100名农民工打发回国,在国外砖厂里留下63名农民工,等待金融危机稍微缓解之后继续生产。

进军哈萨克斯坦

2005年元旦刚过,在庄浪县和大庄乡的大力支持下,杜长益带领150名庄浪农民工前往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市烧砖,在国外务工6个月,每个农民工收入了2万元多元。如今他每年都带领一二百名农民工到哈萨克斯坦烧砖。

今年“五一”前夕,一位普普通通的庄浪农民工走进北京人民大会堂,参加了2010年全国劳模颁奖大会。据了解,这是庄浪县建国以来产生的第一名“全国劳模”。这位农民就是庄浪县大庄乡劳务带头人杜长益。

从北京领奖回来,他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,在外人看来他这些年似乎挣了不少钱,其实他也很紧张。他向记者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20多年,他的劳务队不断发展壮大,靠的就是他的诚信之本。每年春节回家,民工找上门来报名,他总是不忘告诉民工工价。为了取信于民工,他与民工签订了工价合同,如果自己在工程结束,给民工发放工资时,不按照合同上的工资兑现,农民工可以凭借当初签订的合同起诉到法院。

“我们都是经过苦日子的人,农民工们挣几个钱不容易,拖欠他们的工资等于卡了他们全家的活路,这样的钱揣在包里,晚上睡觉都不踏实。”

很快,杜长益带领农民工外出打工挣钱的消息不胫而走,一些年轻人跃跃欲试,也想跟着他出去打工见世面。此时,他的劳务队迅速壮大起来,发展到200多人,他带领着这些穷山沟里的“泥腿子”辗转于内蒙古的各大砖厂。

工程亏本却不亏欠农民工工资

每年外出打工之前,正值当地农村春耕生产,他都会提前为农民预支一部分工资,让他们买好化肥、种子和农膜,让他们走得放心,家里人也安心。出发之前,农民工身上可以不带一分钱,只身一人乘车就可以了。拖欠农民工工资,几乎是那个时代“黑包工”的通病。一些“黑包工”因为“黑”了农民工的血汗钱一夜之间暴富。拥有20多年带工经历的杜长益非常坦然地说:“20多年来,他从来没有‘黑’过农民工的1分钱。”而这正是农民工乐意跟着他干的根本原因。

不“黑”农民工一分钱

第一次打工

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杜长益,经历了“饿肚子”难关。那时,他常想到外面打工挣钱,过好日子。1977年,22岁的杜长益来到庄浪县公路段,当上了一名合同工人。那一年,他挣了500元钱揣回家过春节。听说他挣了钱,村里的穷弟兄们都想跟着他去打工,这可难住了他。他仅仅是一个合同工人,哪里来的能力带他们去打工呢?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,他把自己挣来的钱每人发了10元,让他们过年。

1981年,听说内蒙古黄河引水工程建设需要大量民工,他立刻回家召集了30多名穷弟兄,去内蒙古干了一个多月,每人挣了300元。看着弟兄们挣上钱高兴的样子,他心里暖烘烘的,第一次感到为弟兄们找到挣钱门路而自豪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oaojnj.cn陕西聪崩奖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- www.oaojnj.cn版权所有